当前位置:ryr.com.cn搞笑过秘的秘方
过秘的秘方
2022-09-24

明朝的时候,京畿之地的某个县城里有个叫善德堂的医馆,坐堂的医生叫杨舜忠。此人六十多岁,医术精湛,算得上一方名医。那一年,他们那里出现了一种怪病,其症状类似痰壅中风,可又不完全一样。杨舜忠给这种病取名为晕壅症。患上此症者,牙关紧闭,手脚抽搐,严重的话会猝然昏仆,不省人事。此病常常无药可医,不出数日,患者便一命呜呼。

为了应对此病症,杨舜忠花费了大量心血,终于研制出了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“回天丹”。凡服用了回天丹的病人,无不转危为安,康复如初。杨舜忠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不说,朝廷还给他挂了块金字牌匾。这下祖坟可冒了青烟,杨舜忠心里好不高兴。

可是世上的事情,就没有件件如意的。近来杨舜忠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很糟糕,虽然不一定发生不测,可他也明白,秘方传给后人是早晚的事。

按说他的两房夫人生有三个儿子,随便把回天丹的秘方传给其中一个就没事了。可他的烦心事又来了,掂量来掂量去都不如意:大儿子馋,二儿子懒,三儿子赌。真是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这三个东西都靠不住,秘方交到他们中的哪一个手里,他都不能放心。最后他打定主意再娶个三房,生了儿子以后好把秘方传给他。想法可笑,但他主意已决。

大儿子叫杨宝,无意中得知父亲的心事后十分愤慨,就怂恿两个弟弟早日下手,逼迫父亲交出秘方,不然等生米做成熟饭,后悔就晚了。不想两个弟弟根本就不在乎,二弟吃饱了只管睡觉;三弟就知道拿着钱去赌坊,别的事不掺和。杨宝指着两个弟弟说: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,你们两个就等着要饭去吧!”弟弟指望不上,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。

这一天,杨宝鼓足了勇气对杨舜忠说:“爹,您老也这把年纪了,趁着明白,还是把秘方交出来吧,到时候我们弟兄也好赚碗粥喝!”

没想到,话一出口就惹怒了杨舜忠,杨舜忠骂杨宝白日做梦,只要有他一口气在,就休想得到回天丹的秘方。

杨宝碰了一鼻子灰却并未死心,很快又怂恿媳妇上阵。大儿媳妇可是出了名的滚刀肉,什么都不怕。她指桑骂槐,含沙射影指责公公偏心。今天上吊,明天跳河,闹得家里鸡犬不宁。杨舜忠的大老婆怕这么闹下去真的会弄出人命,就劝杨舜忠:“这秘方你还是交给三个儿子吧,再金贵的东西,也带不进棺材去。”

杨舜忠假意答应,可暗地里却另有打算。他计划先交出秘方稳住儿子们,但又不让他们得到秘方真谛。等拖延到娶了第三房,生出第四个儿子就好办了。

这一天,杨舜忠把儿子们都叫来,说要把秘方交给他们兄弟几个。大儿子和大儿媳高兴得一蹦老高,可到了交接秘方的这天,杨宝却高兴不起来了。

原来,杨舜忠是这样交出秘方的。那天正好是中秋节,一家人坐在一起赏月,杨舜忠一通东扯西扯,吊儿子们的胃口,什么名医是医界的太阳,秘方就是医界的月亮,作为医家,二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,也要有秘方。有了秘方,同样会受世人景仰。说完才慢吞吞地从衣袋里掏出三张纸条,分别递给三个儿子,说:“纸条上的内容要绝对保密,不可读出声。谁泄了密,配药时谁就不重要了,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了。守不住秘密的后果要自负。”

杨宝有些激动,双手颤抖着接过纸条一看,上面写道:人参三份、藜芦四份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心说:这怎么可能呢?等赏月的人们散了,他留了下来。见老大不走,杨舜忠不解地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杨宝凑近杨舜忠的耳朵说:“爹,您老弄错了吧?我虽不懂医道,可我在娘胎里就听您老读医书,这十八反、十九畏还是懂得一点的。人参与藜芦不是相克的吗?这要是把它们配在一起,给病危的人下药,还不得闹出人命?”

杨舜忠冷笑着说了句:“难道你没听说过以毒攻毒吗?”然后就眯起眼睛不再搭理他了。

杨宝这个气呀,秘方只得到一部分,就这一部分里面还暗藏玄机,父亲也太绝情了吧。他转念一想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,急不来。今天得到一部分,明天得到一部分,时日一长不就知道全部了?

从那以后,每次配制回天丹时,都是弟兄三个把三份草药放在各自的布袋里,贴上封条,在指定时间由伙计收集齐,然后交给杨舜忠加工粉碎,制成丸药。表面看是经过了三弟兄之手,但哪一个都不能单独配制。

再说杨舜忠,他虽然如愿纳了第三房,可一眨眼两年过去了,小妾的肚子却丝毫动静都没有。杨舜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这一天,三房满面春风地告诉杨舜忠,说自己有了。起初杨舜忠还不信,等号了号脉,那满是老褶的脸上才绽放出笑容,真是喜从天降啊。再过几个月一号脉,还是个男胎!杨舜忠高兴得热泪盈眶,杀猪宰羊上大供,祭天地,祭祖宗。

也许是忙着庆祝导致劳累过度,三房晚上就流产了。隔了一天,杨舜忠也因情绪起伏太大而引发晕壅症。当时三个儿子正聚在京城大栅栏里享受生活,等回来一看,杨舜忠牙关紧闭,手脚冰凉,早已昏迷不醒。

好在善德堂有起死回生的回天丹,大儿子杨宝赶紧对着伙计吼道:“怎么还不喂药?!”

伙计都快吓哭了,说:“别说我们下人不懂医药,就是懂,怎能擅自做主?再有,少爷有所不知,最近各大药铺抢着进咱的回天丹,前天就抢光了。最近的也在百里之外,追回都来不及。老掌柜本打算着手配制,不想竟病成这个样子。”

杨宝一听明白了,忙吩咐两个弟弟:“咱们快给爹爹配药吧!”

弟兄三人不敢怠慢,按照规矩凑齐了三个装有草药的布袋子后便回避了,交由杨舜忠的大夫人出面配制。一番忙乎之后,回天丹制成了。老大掰开杨舜忠的嘴,老二用碗端着水,老三拿着研碎的药往他嘴里送。哥儿仨累出了一身汗,总算把药给喂下去了。

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杨舜忠服药以后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越发加重,不多久便两腿一伸、两眼一瞪,一命归西了。三个儿子见状,捶胸顿足,放声痛哭。最后还是被杨舜忠的大夫人劝住:“人死不能复生,咱们还是尽早准备入殓发丧的事吧!”

杨舜忠辛苦了一辈子,出殡自然要摆个大些的排场。屋外伙计按杨宝兄弟几个的安排准备报丧,七大姑八大姨全给信,请吹鼓手,搭戏台;屋内三个儿子齐动手,给杨舜忠穿寿衣。兄弟几个正忙乎着,突然衙门的捕头、捕快、仵作三人出现了。开始,杨宝还以为是吊唁的,名医嘛,死了也不是小动静。杨宝顺口说道:“请三位差爷稍待片刻,等会儿到灵堂凭吊。”没想到捕头愤愤地哼了一声,掏出链子就把他们弟兄锁上了,然后告诉他们说:“你们的邻居告发你们谋害生父。”杨宝喊道:“冤枉啊!”

捕头嘴一撇,说:“没喝药时好好的,喝下药就断了气,难道还想抵赖吗?”

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具说服力,捕头让他们拿出丸药的配方。杨宝不肯,那是秘方,怎么可以让外人看?仵作说:“那你拿出丸药总可以了吧?”

杨宝把新配制的丸药拿了一粒来,仵作上下打量一番,然后放到舌尖上舔了舔。那仵作也是个深谙药理的,咂咂嘴冷笑几声道:“你们兄弟三人用藜芦与人参配伍,害死生父,还敢说冤枉?”

杨宝边磕头边说:“差爷这么说,小人就更冤枉了,这本是父亲传给小人的秘方……”

捕头哪容他辩解,执意要将他们押往县城。

杨宝一看解释没用,顿时腿一软,瘫倒在地。他只提出一个请求,就是希望差爷行个方便,让他们兄弟几个给老父亲穿上寿衣再上路。

捕头同意了。

杨宝在给老父亲换寿衣时,从衣兜里发现一张写满字的纸。他上一眼下一眼看完之后,突然神色一松,道:“我们兄弟几个没罪。”随后,他把那张纸递到捕头面前。捕头接过纸后仔细看了几遍,最后说了句“误会”,便叫上捕快、仵作,告辞离去。

原来那是杨舜忠写给儿子们的信,不过现在已经成了遗书。上面写道:种种症状表明,为父近日怕是要患上晕壅怪病了。按说有了回天丹,本不必如此惊慌。可俗话说,药治百病,不治百人。为父担心万一发生不测,来不及与你弟兄见面,故只有手书相嘱。一来揭秘秘方,二来也是要求你们一件事。回天丹的秘方本打算留给未出世的老四,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,枉费了我一片苦心……实话告诉你们,其实你们凑齐的各味药,就是回天丹的全部。只是你们没想到,为父收齐之后还要悄悄把人参拣出去,然后粉碎抟制丸药。老大说得对,掺入人参就会置病人于死地。这样真真假假,就是为了给秘方再加个密,不想让你们得到秘方真谛。这回秘密你们全知道了,为父偏心也知错了。万一为父在你们回家之前发病,甚至死去,只求不要把你们三娘赶出家门,是我对不住这个苦命的女人……

这封遗书虽然洗清了三个儿子的罪名,可他们哭得更加伤心了:老父亲的回天丹秘方本是为了救人性命,结果却因为他的私心作祟,反而将自己害死在这过秘的秘方之下。

(责编/范文轶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